欢迎访问本站

不说Libra:Faceb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ook还在危机中吗?

2019年02月20日 08:18:00来源:新浪新闻
不说Libra:Facebook还在危机中吗? 2019.06.22 21:37:55新浪财经综合

随着Libra的推出,Facebook再度成为舆论焦点,而且总体看来还算正面。已经挺长时间没有这样的场景了,自从2018年3月“数据门”爆出以来,Facebook在一阵全球公众和舆论的数据隐私恐惧中,成为了被各方抨击的靶心,扎克伯格留给我们的经典画面是这样的。

谁能想到,曾经被誉为技术和商业奇才的扎克伯格,尽管也常常有如《社交网络》中被解读的“腹黑”故事,但是在一种几乎被公众预订有罪的背景下接受议员们的车轮战般的质询,这反差还是令人唏嘘的。尽管充分准备的扎克伯格在当时表现不错,但是此后Facebook却麻烦不断,业绩也受到影响,反垄断的阴云也弥漫在这家公司头上。

在整个2018年,Facebook大幅跑输纳斯达克100指数,股价从218美元的高点一度跌落到123美元的最低点,跌幅高达43.5%,这是一个奔着腰斩去的架势。而对于Facebook的2018年,有两大节点,一个就是数据门爆发时的暴跌,当时我的判断是这是一个大麻烦,但是鉴于当时Facebook还算不错的应对,所以此后Facebook不但收复失地,而且随着大盘连创新高。接着就是Facebook的财报和预期出现明显下滑,数据门的财务影响开始显现,同时Facebook内部也有重要高管离开体现出了一定的“治理危机”,加之市场进入抛售阶段,科技股在其中又非常突出,Facebook进入了最糟糕的时候。

这其实是很常见的危机反应,危机发生时虽然也紧张,但是具体影响并不明朗,甚至可能激发这个组织和其支持者“同仇敌忾”般的团结,但是随着时间沉淀,更多影响显现,更多麻烦才纷至沓来。这也是股票投资中,我常说的,一个公司发生危机,除非那种直接就是致命的,一般建议投资者谨慎抄底,或者分阶段逢低吸纳,等待一到两个季度的反映在财务上的影响。

但是就在这个过程中,我个人并没有卖出一股FB,这其中有逻辑上的判断,也有对Facebook领军者扎克伯格的信任。哪怕在去年最糟糕的时候,我们也可以看到Facebook的企业形象和收益收到的影响,但是并没有被根本性破坏,依然是一家高增长的公司,且增长空间依然很大。这也是面对一些企业遭遇危机的时刻,投资者应该注意分辨的,那就是相关危机是对其核心业务的直接打击,还是一种侧面打击。

所谓“直接打击”在我看来就是对其业务承载基础和模式的颠覆性打击,而“侧面打击”常常是一些与之相关的“配套”环节的打击。比如Facebook面对的情况,投资者的担心是隐私问题会引发强监管,直接影响Facebook的广告业务。但是在我看来,真正可能影响Facebook广告业务的“直接打击”只能是一种新的有用户粘性又有广告变现能力的产品和服务的出现,而且Facebook对此没有引起足够重视,让这样的服务快速发展。而所谓监管,特别欧美的监管很少突然来个一棒子打死,无非是需要制定规则,并让Facebook、Google这样的公司遵循规则,或者在舆论的质疑中这些公司主动调整策略,其实反过来是推动这些公司尽早调整,排除风险。所以,你会发现欧美科技,甚至其他领域的巨头,绝少因为什么监管、反垄断被弄死弄残的,更多是对外界变化的不敏感,慢慢从“先进生产力”成为“落后生产力”而浑然不知而被淘汰。

而进入2019年,尽管对Facebook在用户隐私方面的质疑和监管,甚至反垄断风险仍在,但是Facebook从外部环境到业绩状况都已经趋稳,更值得欣慰的是,Facebook并没有因为过去一年被折磨蹂躏而乱了阵脚,产品路线依然坚定而清晰。所以,今年以来,Facebook涨幅大幅跑赢纳斯达克100指数,更优于其他几只大体量的科技。

在Facebook遭遇危机期间,结合美国科技股投资者对科技上市公司普遍采取的同股不同权结构的不满,要求扎克伯格让位的声音也一度很高。从这个角度看,还能有比这更扯淡的事儿吗?就Libra这个项目来说,从最新披露的进程来看,纵然是Facebook这样的资源充沛的巨头,在推进这个项目的时候也是困难重重,而扎克伯格的决心在其中起到了鼓舞士气的作用,要是碰上华尔街那帮短视的机构看重的“财务管理型”CEO,这个项目早黄了。Facebook是一家科技巨头,但是也依然是一家年轻的成长型公司,它需要的依然是创始人扎克伯格这样具有技术敏感性,具有极客精神,具有创新和冒险精神的舵手。

况且,Facebook有这样冒险的资本,它有资源有资金,Libra项目本身至少现在并非其主营业务,也不会影响其核心广告业务的业绩增长。尽管Libra一出,外界有人激动无比将其无限拔高,但是在我看来,扎克伯格一直以来的风格就是“心怀伟大愿景,做事脚踏实地”,我相信他推进Libra的初衷依然是基于支付业务,不是一来就要改变啥既有金融秩序,只不过他发现利用技术来构建其技术平台和商业模式是一种更合适的战略。这其实也给了传统互联网巨头以启示,那就是对于新技术,不应该为了技术而技术,而是应该结合其战略,让技术和技术衍生的服务、商业、价值形态为其战略服务。

而尽管Libra的出现与Facebook的业绩短期不会产生关联,但是很可能形成一个影响股价的重要扰动因素。因为不管扎克伯格初衷如何,从舆论到投资者角度都可能从估值和预期上加入Libra要素,这就会产生尽管这块业务从业绩上影响不大,甚至失败了也不影响Facebook的更多方向的探索,但是其一举一动却可能对股价产生波动的效果。围绕Libra的业务落地,合作推进,以及监管的实际动作,都可能对股价产生一些短期被放大的影响。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你有意投资Facebook,倒是不妨把Libra先排开,甚至考虑下它进展不顺和失败的负面影响。曾经,Google痴迷社交,做过多种尝试全部失败,但是也不影响它提供网络“基础设施”并以广告为盈利模式的主线。我个人依然认为,Facebook将是“万亿美元市值俱乐部”的一员,其长期投资价值值得信赖。

来源:美股基金策略

[责任编辑:]

相关内容

京ICP备1187号 京ICP证13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2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2